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虎尾采風

民俗技藝

虎尾中元祭

        每年農曆七月十五日,是我國民間傳統習俗中,祭祀規模最為盛大,也最為普遍的一個節日。這個原本為道家地官赦罪,一般家庭祭祖祈求療福之日,同時也是佛教「盂蘭會」,解救先人倒懸之苦的日子,由於梁武帝到「同秦寺」開盂蘭盆齋,布施食物濟助蒼生百姓,作為祈求歷代祖先冥福,首開我國「普渡」風氣先端,沿傳逾今已有一千四百餘年歷史。 

 

        在這一天,全省各地為款待「陰間好兄弟」所舉行的中元普渡祭典活動,不論在歷史淵源、規模排場、祭拜儀典、活動項目等各方面來說,位在臺灣頂端的雨港基隆,的確都堪稱是數一數二,極為壯觀盛大。 

 

        不過,基隆的中元普渡,近年來除了不斷在祭典項目上推陳出新,活動也越來越多采多姿,使得這項沿襲百餘年的民俗祭典,已不只是宗教儀式,而成為吸引中外人士前往觀賞的觀光活動。在傳統特色上,似乎不如虎尾、新埔等地的普渡祭典來得濃厚。 

 

        虎尾中元祭,屬於典型的「市仔普」。普渡的形式,最初只是由平日在街衢巷道做生意的店家攤販,在中元節這一天,家家戶戶準備各種牲禮、蔬果、糕餅,加上米和酒,以集體大拜拜的方式,共同在大街上為那些返回陽間探望生前老家和後代子孫,卻由於人事滄桑或時過境遷,變得無家可歸,淪為在四方遊蕩的「孤魂獲鬼」,祭拜奉祀一番,讓祂們也能好好在人間享用一餐盛宴。 

 

        這種「市仔普」,其實和各地舉行的「街普」、「廟普」、「子弟普」之類的祭拜活動並沒有什麼兩樣,目的只是向鬼靈示好,除了以超渡往生外,更能祈求合境平安,生意興隆,財源廣進。 

 

        位於雲林縣「心臟地帶」的虎尾鎮,開發的年代雖然比近幾個鄉鎮個鄉鎮來得晚,但在發展的過程中卻由於先後湧進幾個不同地緣與血緣背景的「移民」,使得中元普渡的形態產生重大變化。日治時期,日本人致力將虎尾糖廠建成為一個新興產業都市,員工宿舍裡住著日籍幹部和眷腐。臺灣光復不久,國民政府從大陸播遷臺灣,在虎尾鎮郊興建數個軍眷住宅區,眷村裡住滿彼此操著不同口音的「外省人」。民國三十九年,虎尾力爭成縣治所在地,卻被斗六捷足先登,當局為平息怨懟不滿,將地方法院設在虎尾。不久之後,大批司法機關人員攜家帶眷,來到虎尾落腳定居。 

 

        這幾種獨特的「族群大融合」形態,使得虎尾在「三年成聚,五年成邑」的發展過程中,許多老舊的傳統習俗與風土民情,頻頻遭到衝擊而不斷產生變化。一年一度的中元普渡祭典,便是個最為顯著的例子。 

 

        早年由街衢店家攤販舉行的「市仔普」,在虎尾人口迅速激增後,中正路德興宮「王爺公廟口」攤販市場漸感不敷使用,鎮方於是在同一路段東側叉興建了「中央市場」。在新舊兩個市場彼此遙相呼應下,道路兩旁商家店鋪櫛比鱗次,流動攤販雲集畢至。每年一到陰曆鬼月,由新舊市場、店家攤販和各業角頭舉辦的公普、私普、街普、商普、業普 … 五花八門接踵而來,幾乎難間斷。 

 

        這種「日必有祭」的現象,後來雖由政府以節約拜拜為由,規定全省各地中元普渡的時間,必須統一在七月十五日這天舉行。不過,在虎尾市街上的店家攤販及各業角頭,在「各有所本」的祭祀緣由下,決定劃分為東、西、南、北、中、德興宮、福德區等七個區域來舉行。 

 

        這七個遍布於虎尾每一角落的普渡祭典區域,彼此都有各自制訂的值年主普執事模式。每年從七月一日鬼門開啟的頭一天開始,各區就分別搭建普壇,備辦香案及豐盛祭品,搞迎腳程較快的好兄弟來到人間,中元當天更以一字排開的方式,在各個普壇陳設拜亭,擺置紙糊的大士爺、翰林所、同歸所、孤衣山,以及長達數公里的桌案,讓參加祭拜的民眾放置各供品。 

 

        最近這幾年來,隨著國人經濟能力大幅提升,祭祀供品也越來越豐盛。輪值主普的各區執事,在祭期之前幾天就開始挖空心思,除了將普壇牌樓門面布置得美輪美奐,使整個虎尾市街入夜後沐浴在一片亮麗絢爛的燈海中之外,祭典當天更是極盡豪華堂皇之能事,各種禽畜牲禮、花卉蔬果、糕餅糧禾、海鮮魚貝、中外菸酒 … 樣樣俱全,無一不備。肉山脯林,滿漢全席,令人嘆為觀止。 

 

        尤其入夜之後,各個祭典場區除了處處可見的布袋戲、電子琴豔歌豔舞外,有的甚至不惜重金聘請知名影歌視紅星露臉亮相,或者搭建炮城燃放蜂炮,使得整個祭典活動成為地方上熱鬧滾滾的一大盛事。 

 

( 取材自「大崙腳文教工作學會」慶讚中元普渡紀要 ) 

照片出處:娜兒 『2007秋之旅』中元普渡‧虎尾